近日,第七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其结果得到实质性进展,美国将延后原定于3月1日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中美贸易谈判取得重大进展缓和了市场的紧张情绪,风险偏好升温。

此外,澳洲联储主席洛威在出席众议院经济常设委员会表示仍将密切关注住房市场和就业市场的走向,并承认了近期强劲的就业数据可能只是反映了2018年上半年经济的高增长,存在滞后性。洛威此次并没有发表此前的鸽派言论,也令澳元短线上扬。截至上午,澳元盘整于0.7200水平,市场密切关注澳洲经济数据的变化,澳元短线还将持续在该水平震荡。

澳洲联储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本月初,澳洲联储曾发表声明,大幅下调经济增长预期,并暗示未来降息概率增大。在以往的议息会议中,澳洲联储下次利率行动加息的可能性超过降息,这次加息和降息的可能性更加趋于均衡。但在前几日,澳洲联储主席洛威又表示,明年加息1次可能较适合的立场。

澳洲联储前后不相吻合的立场表明目前没有预定的利率路线,保留了应对经济轨迹的政策灵活性,加息和降息的可能性更均衡。如若失业率下降,通胀上升,而且这种情况逐渐发生,那么在明年的某个时候,提升利率可能是合适的。但若消费增长放缓,工资增长不再上升,住房调整对消费支出的影响超出了预期,那就需要考虑降低利率。降息将导致澳元走低,相信降息能够对经济起到刺激作用。

此外,近几个月零售销售令人失望,最新数据显示圣诞节期间消费者待在家中,而反映消费者信心的汽车销售也有所放缓。澳洲房地产价格自2017年末以来持续下行,受信贷条件收紧影响。此前几年的繁荣推动悉尼和墨尔本等主要市场的房价大约翻了一番。但目前澳洲房价较2016年中期水平下跌约8%,在此情况下,降息比加息更容易刺激房地产市场复苏,因此澳洲联储年内降息的概率偏大。


美国数据疲软,美联储鸽声频频

周三(2月26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听证会表示,近期数据疲软无碍美国经济今年稳健,需密切关注海外经济放缓,货币政策仍需耐心。与之呼应的是此前美联储在上月声明中表示转向暂不加息,并对未来利率调整的时机保有耐心。这与此前进一步加息的基调明显背离,也给下一步行动是加息还是降息留下的疑问。

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9次,其中仅2018年就加息4次。近期在特朗普的不断施压和美国经济基本面放缓的作用下,美联储表态开始转向鸽派。

此外,美国一季度GDP由于政府的停摆将造成一定负面的影响。经济数据的下降,特别是通胀数据将是美联储考量的重点。美联储并不急于调整政策,不急于决定是否改变政策。美国经济前景是正面的,往往存在风险,包括英国脱欧等。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对美国经济构成一定程度上的不利因素。海外风险目前与美国经济息息相关。

澳元谷底盘整
尽管近期因中美贸易谈判的乐观预期推动了澳元出现了明显的反弹。但是市场人士指出,澳洲的住房贷款数量创出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幅度的下降,这正促使人们呼吁澳洲联储降息,并引发了市场对联邦选举前的预算状况产生了质疑。

从技术面上看,澳元目前盘整于底部0.7030-0.7385区间,汇价没有明确方向,一旦突破该区间,将明确澳元进一步走势。后市投资者应关注澳洲薪资增长数据以及通胀数据,若经济继续疲软,澳洲联储年内大概率将降息以刺激经济。